魏迅化文集

魏迅化 12万字 0人读过 连载

魏迅化文集 一匹小狼的忧伤,不在山谷的空旷,不在暗夜的迷茫,而在渴望内心的释放;一匹小狼的怒吼,不因砍掉的苍头,不因打折的臂手,而因需要自我的守候。奔跑,哀嚎,呼唤,憧憬,滴着鲜血,一路前行! ...
《魏迅化文集》是魏迅化精心创作的女生耽美,爱书阁实时更新魏迅化文集最新章节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魏迅化文集评论,并不代表爱书阁赞同或者支持魏迅化文集读者的观点。

最新章节:每一年事儿,它本就该发生(重温三国有感)

更新时间:2022-02-17 23:57:53

《魏迅化文集》最新章节

每一年事儿,它本就该发生(重温三国有感)
打油诗.郭德纲先生捏小人嘴
郭姜二位先生的部分粉丝互相嘲讽 太没劲
郭(德纲)先生怎么了?
一部分家长,就是中国教育发展的绊脚石
刘学州同学遗体火化了
考研重要吗 评张雪峰老师和马丁老师的辩论
我的随笔,“现在的老师像灯泡”
魏迅化文章,谦虚与争辩
沈阳金勃阳类事学校教育反思
九月最后一天,你好
你认为,单老没上百家讲坛,是幸事还是遗憾
查看全部章节 ↓

《魏迅化文集》全部章节目录

序言 我是一匹不安分的小狼
漫谈师生恋
私立学校之歌 重填陈星唱的 新打工谣
学生骂人 重填郑智化《星星点灯》
爸妈对不起 重填《宝贝对不起》
跟学生一起看《最好的我们》
我的文章:关于民族劣根性五点必须要说的话
我的文章:关于体罚,我的思考
我的文章:关于未成年人犯罪
我的文章 不做尊严乞丐
我的文章 “早”恋好与坏
我的文章 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
“中国武术由于门派的局限,不能发扬光大
我的文章 关于“只有不会教的教师”思考
无产者的呼唤 重填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我的文章 今天参加葬礼,想写点儿东西
我的文章 “我爸是李刚”的后续评论
我的文章,聊聊韩寒
我的文章,批几类我看不惯的小视频
我的文章,朋友,你看过盗版吗?
我的文章,“威胁”的快乐!
我的文章 郭英的自私!
我的思考,关于学生的校服问题
我的文章 林正英《僵尸道长》观后感
我的文章 “正经东西全得连根儿烂”
我的文章 我觉得评书不太适合直播
每个老师都应该尝试看的两部恐怖电影
我的思考 多大孩子说多大话
我的文章,陈友谅与左冷禅
哀悼赵忠祥同志
我倒想给赵忠祥的儿子赵方提个建议
我感动了自己
中国网络的悲哀之一,就是轻易断人
阿弥陀佛,八风不缠
略论有的中国人的嘴
评听书看剧之人
所谓事实
不能让老人带孩子的几点原因
捐款与写诗,老郭与姜昆
战疫的决心,重填我的中国心
个人感觉,网课就是瞎耽误功夫
缅怀杜雨露老师
关于“只有不会教老师”
我的文章,浅谈家庭教育
郭德纲说得对啊!
纪念袁阔成先生逝世五周年
心中无妓——交友之道
我为什么说蒋伯芳不如白玉堂呢?
整部水浒,就武大郎一个好汉
可恶
我的文章 论王俊凯的耳钉
作家只批娱乐圈,不是炒作,就是胡闹!
我为评书演员说几句话
要会当父母
观《捉鬼合家欢》有感
评几句《刘老根3》
西江月,魏迅化
贴吧中,不可论道者甚多
教育的伟大,自我的风采。
深夜打油诗——翻脸
我的文章,不识抬举!
贴吧里的俩小子,哈哈
为什么有的人对反派角色崇拜呢?
愤怒?还是该失望?
我的思考 张云雷的道歉
我的随笔,看老文,有股穿越的感觉
影评《救僵清道夫》
我对百度贴吧很失望
打油诗
张飞是个糊涂虫!
魏迅化祭祀清明
“不求文章达天下,只求文章中试官。”
又一位亲人去世了!
原创打油诗,佛陀何在?
一不留神,写了两首打油诗
我的思考 捐款风波
想了一副对联
“有趣”打油诗
我的文章 郭德纲的张云雷路线走得很对
听单田芳先生《西游记》
谈谈网络小说和玄幻小说
【痴人说梦】老郭快收我为徒了 【随笔】
重温电影《一轮明月》
这样难道有错吗?
“学历是不是教育最终的目的”
魏迅化关于《奇异经历》的版权声明
王者荣耀负面新~闻的罪魁祸首!
我的文章,于成龙和xsy
我的诗歌,观展昭陪包拯死有感
我的文章,关于这类举报的思考
老同学,一路走好!
百度贴吧快凉了吧?!
五四冥想
很喜欢《包青天 寸草心》里的这句话
推歌:《随遇而安》
重填《说句心里话》为《想拜郭德纲》
再谈于成龙和xsy,以及我
看相声《选择题》有感
“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体罚学生的老师分四种老师
文艺作品应该干什么?
推老剧——《张大民》和《巴哥正传》
说两句关于评书得罪人的话
“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福祸避趋之”。
适当宽容说书人,才能享受听书的快乐
关于陈道明谈钱钟书先生
常在论坛上与人喋喋不休的几类人
魏迅化思考,做吧主,让我悟出一个道理
关于钟美美视频下架的一些思考
时隔两年我又看了一遍《我爱我家》
听《燕子李三》有感
老师被冤枉的十个原因
“高考改革才是迫在眉睫!”
现实版“阿朱”去世了
魏迅化文章 关于辱骂烈士母亲遭解聘的思考
魏迅化评论五莲县教师事件
奴性的定义与特征
邻居的小男孩儿,重填《外婆的澎湖湾》
盘好自己的人生
我的诗,赞屈原
关于评书长批讲的解答
偶成一首
周立波事件被官微举例
我的诗歌——悠悠之世
一个高中生失恋后的奇异经历 简介
我的文章 有关于二婚
我劝听书人要谦恭
西江月 魏迅化
关于校服的思考
自杀自残——一种可怕的“权利”
如果你一再强调你是汉人
关于浙江大学对罪犯处罚惹舆论争议的思考
为何非要比较所谓的艺术水平
论现在有的评书演员和有的听众某类事
好一个道德天子
聊聊军训
绕不开的杨荫榆
这辈子你也吃不上四个菜!
“你们汉人就是爱互掐” 看得我羞愧万分!
关于四川某男老师涉嫌猥亵20名男生的新闻
优秀的评书演员是所有艺术门类最厉害的演员
我觉得续写不侵犯著作权
荣辱何人惧(观《三国演义》有感之一)
关于司马南老师批某教授骂人
网络是面大镜子
老师被冤枉的十个原因
单老千古,与《和锯锯齿儿》
有关于教师节礼物
郑渊洁老师的作品只有长大了才看得懂
我建议,全面取缔私立初高中
我的随笔 真假阿凡提
国家必须颁布法律 明确惩罚的界限
同性恋是否该合法
看央视首届相声小品大赛有感
我的随笔,做蚂蚁的引路人
谈谈英语和英语教育
谁还没点儿黑粉啊!
八股文的罪在于强行!
老师被冤枉的十个原因
高傲的听众是怎样炼成的?
我为武圣人于荷感到惋惜
因我的书,浅聊佛教与佛学
魏迅化文章 听书切忌十全十美
我的随笔,哪种是更好的老师?!
民智已开?别闹!从说书先生的地位说起!
打油诗,寄听众
全体教师们,又一次上了风口浪尖
岳云鹏的私生女?
当与朋友一组比拼的时候
有些佛教信徒执念太重!
寄往天堂的“信”(我的随笔)
我的诗歌之 爱情打油诗
我的随笔,真假阿凡提
网络专项整治行动,有用吗!?
我的小说,《孤独者之梦》构思
有关于对我评书的恶意评价!
郑渊洁实名举报案宣判,11人获刑
关于巴金和十个寻找理想的孩子
关于老梁批评朋友圈投票
魏迅化版《阅微草堂笔记》优劣势自我剖析
原创诗, 《彰显大道,吾师不朽》
教师资格证考试,几大问题“商榷”
公祭有感(原创诗歌)
功成名就以后的道歉,还有什么意义?!
我的短文,戒尺之殇
公交车公司会不会负责到底?
我的短文,这个叔叔是爸爸!
我的文章 朋友,不一定都要帮
“正洗腚”教育了我
浅聊我们省的中考改革
打油诗,天道循环
关于某作协主席女儿“屎尿屁”诗的新闻
林冲与许仙发配之比较,感想
正在看《中国诗词大会》
我的文章,性别属性属于歧视吗?
我的短文,极端
感觉马景涛版的周芷若太像伽椰子了
看马版《倚天屠龙记》一集有感
关于天津某老师的言论
为什么不全面取缔这种地方?
纪念袁阔成先生逝世六周年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又看《觉醒年代》
我的短文,从与我辩论的学生说开去
聊聊曹云金与郭德纲
又看一集《觉醒年代》感
《觉醒年代》大结局,分享感悟!
起夜遐想
关于《嗑儿》
几十年后重温《妈妈再爱我一次》
清明节缅怀
为郭德纲版“赵云”提诗
重温《铁梨花》,浅谈反动属性与人性
评书艺术之路,关键还在自己
平复怨气的根本在于什么
余者皆旁骛耳!
魏迅化文章,浅论现代婆媳丈婿关系
偶成二首
关于评书与有声小说的一点思考
“三年学徒,两年效力”,现阶段...
我的文章,从“潘嘎之交”说开去
我看《蓝学校》
杨志随从,老师与学生
强烈建议,增设讹诈罪!
从“侮辱袁隆平院士”的言论说开去
关于崔永元与袁隆平,以及转机因
殉情与教育
四救四不救的官场陋习,如今还在吗?
建议教育部,关于排名制度要彻底改革
家长的讹诈与孩子的阴影
观“马三立从艺八十周年告别舞台演出”感
夜色的孤独——昨晚失眠记
歪歌:索尼,滚回老家吧
前些日子的几首诗
无题
魏迅化夜会“纪晓岚” ——梦游阅微草堂
吴亦凡以嫌犯身份被抓
关于校外培训机构的问题
谈谈评书与单口相声的区别
关于大脚婶儿去世的几点话题
弹幕中的特权
“大连日本风情街”和新冠疫情
东亚病夫,假以“爱国”而营利
共享单车与“井盖儿”
守望自己的心——推《典籍里的中国》
“共享单车”与井盖儿,终于有结果了
我的朋友圈
浅谈“闲谈莫论人非”
你认为,单老没上百家讲坛,是幸事还是遗憾
九月最后一天,你好
沈阳金勃阳类事学校教育反思
魏迅化文章,谦虚与争辩
我的随笔,“现在的老师像灯泡”
考研重要吗 评张雪峰老师和马丁老师的辩论
刘学州同学遗体火化了
一部分家长,就是中国教育发展的绊脚石
郭(德纲)先生怎么了?
郭姜二位先生的部分粉丝互相嘲讽 太没劲
打油诗.郭德纲先生捏小人嘴
每一年事儿,它本就该发生(重温三国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