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阁 > 都市言情 > 我这个命啊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离京

第二百一十一章 离京(1 / 1)

在久久的沉默中,安逸试图从残魂那里得到一些安慰或解释,但残魂似乎也陷入了沉思,没有立即回应。无奈之下,安逸只能自言自语地回忆起那位蒙面少年的话。“那为何蒙面少年说让我在梦境修炼呢?还说这样就能恢复健康了?”安逸轻声问道,尽管她知道残魂可能无法给她答案。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残魂突然出声了。它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激动和惊讶:“什么?谁跟你说的?具体是怎么说的,你快仔细说一遍,让我分析分析。”安逸只好将那少年牵引她进入梦境修炼的全过程详细地说了一遍。残魂听得非常专注,不时发出赞叹的声音。当安逸说完后,残魂长叹一声:“妙啊!真是妙啊!这少年果然是位高人,连这种奇思妙想都能找到,果然不同凡响。”安逸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知道这个方法的原理吗?梦境修炼究竟有什么好处啊?我虽然听那少年说过,可也是一知半解根本就不明白到底好在哪啊。”残魂的声音中透露出一种神秘和兴奋:“当然好了,这可是修炼精神力之法。就连各大门派都是极少数的存在。200年前,大陆上曾有个奇人,自己钻研出炼神之法,创立了一个宗门名叫炼神宗的。这个宗门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但每一个都是不世出的天才。他们修炼的就是这精神力之法,最佳战绩曾经以凝海境初期的修为,斩杀魔族魔王,使得此门派名噪一时。各大门派也开始研究起这修炼精神的法门。”听到这里,安逸不禁感到一阵震惊。她知道魔族魔王对应的就是人类的真人境修士,能以凝海境初期的修为,灭杀真人境的魔王确实了不得。然而,这对她自己的伤势又有什么帮助呢?残魂继续说道:“然而,好景不长。一夜之间炼神宗上上下下几十口不是疯了自相残杀,就是莫名其妙的爆体而亡。后又有九天神雷从虚空中落下,整个炼神宗除掌门失踪外,其余人等都化为了灰烬。一代传奇就此落幕。有传闻说修炼精神力后散发出去的元神会与域外天魔接触精神力被污染所以才会疯掉而爆体而亡的却是被域外天魔入侵到本体的最后老天看不过去降下九天神雷灭了这些被污染的人。”听到这里安逸不禁感到一阵心悸,她相信那个少年不会坑害自己,教一个能引来域外天魔的修炼方式,到最后疯掉或者自曝,可听到炼神宗最后的下场仍禁不住心里暗暗打促。随口问道:哪这么危险的修炼方法你怎么还说好呢?残魂用不屑的语气说道:你懂什么,那个少年教导你的神炼之法,是让你在梦境中锻炼精神力,这就杜绝了元神出窍会遭受域外天魔的污染,从根本上杜绝了炼神的弊端,现在你身体里三股力量不能为你所调用,正好炼神之法弥补了这段空缺,而且最主要的是,当你元神壮大起来,反过来就能约束三股力量,镇压它们为你调动。这个方法真的妙不可言啊。安逸听了半天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我就算有这炼神之法,想要壮大元神也非一朝一夕之事,那你和蝠翼怎么办啊?你们能坚持到我元神可以镇压三股力量的那天吗?瞬间残魂哑口无言了。

时间缓缓流逝,但残魂依旧沉默无言。小安子心中愈发不安,轻声呼唤道:“你怎么了?难道还没想到解决办法吗?那我先出去通知同伴们,然后再回来和你商讨。”正当她的意识准备退出脑海时,残魂突然出声制止了她:“等一下,你的同门都在外面吗?”小安子有些不解地回应道:“是的,他们原本想要返回门派,但因为我的伤势而被迫滞留。所以我才通过意识内视的方式找到你,希望能够找到缓解伤势的方法。然而现在看来,伤势无法立刻得到缓解,我必须出去向他们解释一下情况。”残魂似乎陷入了沉思,片刻后缓缓开口道:“我有一个办法,或许能够让你的伤势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但是需要用到你的同伴们的帮助,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小安子心中一紧,紧张地询问道:“这个办法会不会对他们造成伤害?”残魂犹豫了一下,说道:“从理论上来说,应该不会。但是毕竟这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方法,我也无法完全保证没有任何危险。因此,我建议你出去询问一下他们的意见,看看他们是否愿意帮助你尽快恢复伤势,同时也把其中的危险跟他们说清楚。如果他们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尝试一下。”没想到安逸直接拒绝道:不行,我不能因为我想要快些恢复,就视他们的安危而不顾,我宁愿晚点好,也不想他们为我冒险。残魂显得有些不耐烦,急切地说道:“你不想立刻恢复也得为我和雷霆蝠翼想想吧?我们俩撑不了多久了,现在看到了一线希望,你可别因为他们而放弃我们啊!我所说的危险只是精神力受损,并不会致命,只要像你一样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安逸仍然犹豫不决,她真心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把秦秦她们牵扯进危险之中。她思考了许久,才开口问道:“那你先告诉我具体需要他们做什么,我看看危险程度如何。如果对他们危害不大,我就出去和他们商量;如果实在太危险,我宁愿加速梦境修炼,也绝不会让他们陷入险境。”残魂焦急地催促道:“哎呀,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你们本是同门,修炼的功法也是一样的,所以需要他们运功帮你推动这三股力量,按你们门派的功法运行路径行功。小安子疑惑道:这也没什么危险啊?残魂解释道:主要你身体里你这三股力量太过庞大,运行期间又容易出现冲突,所以需要他们专注一些,在三股力量发生冲突时,如果控制不住就可能造成反噬。别在这儿胡思乱想了,赶紧行动起来吧!你能早点好,他们也能早点回归门派,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安逸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猛然说道:“不对。”残魂被吓了一跳,连忙追问:“怎么不对了?”安逸缓缓地分析道:“这里面最着急的应该是你,但你在说话的时候却特意回避了这个问题。以你的性格,根本不该主动避开这个话题。所以你一定隐瞒了什么,下意识地将自己的利益边缘化,以便将来真出现问题时,你心中的愧疚要轻一些。”残魂顿时沉默不语,而安逸却没有打算就此罢休。她继续说道:“还有,你刚才提到我的同门会精神力受损,但你现在只说他们在外面运功时的危险,却完全没有提到他们可能接触到精神力的方式以及可能受到的危险。所以,你到底在隐瞒什么?如果你不能坦诚相待,我是不会和他们商量的。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说完,安逸的精神意识便准备从身体里抽离出去,残魂见状急忙喊道:“哎,哎,等一下!我跟你说清楚好了。”安逸心中气恼,她知道残魂骗她出去和同门寻求帮助,到时候作为最好的朋友,他们一定会答应下来,哪怕过后知道有危险,身为小安子最亲密的同伴也不会有任何犹豫的冲上前,可若是他们真的因为自己受到伤害,安逸的心中一定会良心不安,所以小安子冷淡的吐出一个字:说。残魂见安逸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再隐瞒下去:“其实还有一点我之前没提,需要你的同门进入梦境与你一起修炼帮助你构建场景扩大影响力同时用他们的精神力来镇压三股力量虽然这个过程会消耗他们的精神力并且在镇压三股力量的时候可能会遭受到反噬但是危险性并不大我之前之所以隐瞒也是因为这个危险性并不大只是一点点精神上的损耗头痛一阵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安逸不满的说道:真这么点伤害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而且带他们进梦境我有那个能力吗?就算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冒冒失失的尝试,万一伤害到他们的精神体怎么办?残魂无奈的解释道: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想要让你今早恢复伤势,没有任何付出是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能成功的案例,而且我已经将所有的危险就降到最低了,如果连这点代价你都不愿意付出,那还谈什么尽早恢复啊,我想你的那些同伴也应该了解这点,只要他们分工明确配合默契,所遭受到的危险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安逸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你仔细说一下他们到底需要做什么,而我又该做些什么准备,这种事情我不希望有任何一点隐瞒,更不希望给任何人带来半点伤害。残魂无奈的说道:我的构想就是让你的同伴留几个在外边,帮你推动体内的三股力量,再出来几个人完全屏蔽自己的思想,由你带着他们无意识的精神体去构建梦境,期间不能有任何自己的思维,以防精神力对冲,这需要对你完全的信任,否则很难有人能接受自己的精神力被别人调用,本来我是打算让他们放松精神力以后,由我牵引,毕竟我是灵体在精神层面的控制要强于他们,所以会被我主导,过后可以说为了给你治疗的必要步骤,我想他们也不会介意的,哪怕真的对我怀恨在心也无所谓,我又不跟他们交往。着里面最难的有两点,一个是要保持精神力和推动三股力量的运行同步,再一个就是放空思想,对你完全信任了,既然你现在已经清楚了其中的危险,那你就出去和他们商量一下干不干吧。





安逸心中有些犹豫,毕竟作为好友,她有责任保护秦秦她们的安全。她知道,只要自己出去一说,她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这就是她们之间的友情,但这也意味着她们对她的信任。残魂见她还在犹豫,忍不住催促道:“你也别再这里自己瞎想了,我已经把整个过程和可能遇到的危险都告诉你了。你不妨出去和她们商量一下,也许她们有更好的办法来避免伤害呢。”安逸心中一动,是啊,自己身边除了秦秦她们,还有师祖和玉华真人。以他们两位的修为和阅历,想来一定能够看清这炼神之法的利弊,并找到应对其中危险的方法。想到这里,安逸不再犹豫。她真心想与残魂和雷霆蝠翼这两位陪伴她度过多次危难的伙伴,再次并肩作战,更想早日康复,以便在门派危难之际为门派尽一份力。于是,她留下一丝意念让残魂稍等,随即迅速将意识抽离出脑海。她的双眼慢慢地睁开,迎接她的是众人充满期待的目光。小安子的心头顿时一紧,她开始犹豫是否应该将真相告诉他们。他深知,以他们现在这种急切的心态,稍有不慎就可能做出错误的决定。然而,他还未来得及开口,二少爷已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小安子,你有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其他几个男生似乎并未察觉小安子的犹豫,他们热切地望着安逸,仿佛看到了希望之光。然而,女孩子的心总是比男孩子更为细腻。秦秦注意到了小安子脸上的难色,轻声询问道:“安逸,怎么了?找到那位高人了吗?”小安子微微一愣,不解地问道:“你怎么猜到我去找人询问的?”安逸的迷茫的模样引的大家的一阵哄笑,浩宇抢着说道:“你刚闭上眼睛,我们就猜到了。”子龙也笑着补充道:“是啊,别忘了昨晚的事情。你可是让一个魂魄操纵着雷霆蝠翼欺骗了齐管事。当时那个魂魄就和我们照过面,而且它也说了它是寄生在你体内的。要不是齐管事的脾气和我们这么多人在,它早就被打得魂飞魄散了。哪里还能像现在这样继续留在你的体内呢?”听到这里,小安子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知道这件事。她昨天晚上昏迷不醒,根本就不知道残魂回归她身体的经过,她恍然大悟道:“原来你们都见过面了。我刚才确实去找它商议去了。结果它被我体内那三股力量差点消磨殆尽,最后变成了雾态和那雷霆蝠翼躲在脑海的角落里。我废了半天劲儿才找到它。不过还好,它倒是给我想出了一个办法。”说到这里,小安子有些犹豫地停了下来。秦秦和烟儿早已看出他的为难之处。她们明白,这个办法可能需要她们的帮助,而且涉及到她们的安危。如果只是小安子自己的事情,以她大咧咧的性格,根本就不会在乎危险。所以秦秦柔声地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安逸,是不是有什么危险需要我们去承担?我们可是最亲近的同门,也是最好的朋友。难道有什么困难,不该共同面对的吗?如果在你的计划里没有我们,我们才会真的伤心失望。因为你没拿我们当亲人。”

安逸急忙想解释:不是……却被秦秦伸手拦着了话头,依旧笑着冲她说道: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可是你不能把你的事情再当成自己的事情了,毕竟咱们几个人本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相互之间帮助扶持本就是应有之意,不可能我们有事你出头,而你有事却自己解决,那可不是身为朋友之道,这种关系也长远不了。随后秦秦古韵伤心道:莫非你不想和我等长久相处?安逸知道秦秦在作怪,却也急忙解释道:我真不是那个意思,你还不知道我啊?就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尤其这次还可能有危险,我哪里好意思张口啊。二少爷几个男士听说有危险,顿时围了上来争先恐后的说道:小安子,这你就不够朋友了,有啥事还不好意思说的。就咱们这关系,刀山火海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有危险跟我们哥几个说,我们皮糙肉厚的最是不怕危险了。秦秦嗔怒的撇了他们三个一眼道:少在这没正形,还是先听听小安子说说具体情况,别冒冒失失的反而坏了事儿。烟儿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等着小安子仔细道来。老严和玉华真人身为长辈,自然是稳坐钓鱼台,不过两双晶亮的眼眸也暴露了他们等着听高人办法的好奇心态。小安子瞅了瞅大家急切的目光,只得将残魂的话详细复述了一遍,重点是将其中的危险给大家说清楚。而且反复强调了炼神宗曾经遭受过的悲剧,仔细说明了炼神之法的利弊,希望就此打消大家轻视危险的想法,却完全没有注意大家眼中那兴奋的眼神。就连她的师祖和玉华真人都不例外。

最新小说: 天武神帝 家里住着姐妹花 闪婚老公是千亿总裁许雨晴沐长风 主角许雨晴沐长风 心上月 闪婚了身价千亿继承人许雨晴沐长风 破镜重圆总裁别跪了夫人拒绝原谅乔予薄寒时 她死后薄爷跪在墓碑前哭成狗乔予 闪婚老公不是工地搬砖的许雨晴沐长风 陆清清盛明羲